短視頻平臺打擊“假靳東”為啥這么難?

0 評論 3312 瀏覽 2 收藏 10 分鐘

編輯導語:去年,大媽和靳東“談戀愛”的新聞刷爆了各個平臺,引起了大家的關注。而這類“假靳東”現象也折射出了短視頻平臺上仿冒明星賬號的泛濫之勢。短視頻平臺為什么無法根治這些假的賬號?還存在著哪些問題?本文作者對此展開了分析討論,一起來看看~

“假靳東事件”半年后,靳東以網絡侵權責任為案由起訴抖音,案件將在5月26日開庭審理。

這類案件其實挺常見的。明星名人起訴微博、抖音這類平臺,主要目的不是索賠,而是通過訴訟,合法拿到侵權行為帳戶主體的真實信息,以追究其民事責任。

常見的侵權行為,有散布對原告的不實甚至毀謗侮辱信息,或者假冒原告身份謀取利益。靳東這次起訴,也是這樣的常規操作。

但問題也來了。假靳東們之所以選擇短視頻平臺招搖撞騙,除了短視頻的消費門檻低、受眾廣,背后還有個問題,就是短視頻平臺打擊贗品是很有難度的。這個難度體現在身份鑒別、內容鑒別和動態對抗三個方面。

01 身份鑒別要避免誤傷粉絲

根據靳東工作室去年10月發布的聲明,當時靳東并未在任何短視頻平臺開設帳號,這客觀上給平臺和用戶甄別增加了難度。

如果明星有一個經過認證的加V官方帳號,那么李鬼的生存空間,自然大大壓縮。實際情況中,無論明星入駐與否,大量存在的使用明星照片頭像并冠以“弟弟”“哥哥”之類昵稱的帳號,通常是粉絲所為。

有很多忠實粉絲會用明星的頭像作為帳號頭像,也會在昵稱、個人介紹里提及明星的個人信息,發布明星的視頻,與其他粉絲分享討論,幫自己喜愛的明星擴大影響力。

除此之外,還有部分營銷號,也會使用明星頭像、昵稱相關信息作為帳號素材,以此來吸引粉絲關注,但這種單純吸粉的行為并不違規。

假冒帳號,與粉絲建立的明星相關帳號,在內容形式上非常相似,平臺很難分辨,需要進一步鑒別內容。

02 內容鑒別的難點是區分動機

即使明星、名人本人入駐了平臺,但由于他們的公眾身份和工作形式,會通過影視綜藝作品和公開活動留下很多影像素材。以這類素材剪輯而成的內容,背后的發布動機不一而足。

短視頻平臺最常見的明星內容,有媒體和自媒體的報道類內容,有娛樂八卦帳號的營銷向內容,更有粉絲出于喜愛,自行拍攝或者剪輯而成的二創內容。這類內容很難稱得上是違規,不可能簡單粗暴一封了之。

這次假靳東事件涉及的,是更深一步的灰產、黑產問題。

之所以稱為灰產黑產,是因為他們利用明星素材吸粉、做號后,會進行誤導甚至欺騙,以謀取利益。和粉絲一樣,他們會把來自媒體、娛樂內容創作者甚至明星發布的視頻,進行二次乃至多次的再創作,從而增加平臺的識別打擊難度。

仿冒、詐騙行為,是各個社交媒體平臺都很頭疼的問題。并且,由于這類犯罪往往將用戶引流到微信并完成詐騙動作,也為平臺的監控、取證和打擊帶來了很大困難。

我在去年底曾參加了抖音安全開放日活動,抖音安全團隊也分享了他們在日常工作中的一些誤傷案例:

  • 某高校健美專業迎新晚會通過抖音直播,由于健美表演中出現大面積的裸露人體,命中機器審核規則,導致直播被掐斷。
  • 在假靳東事件后開展的仿冒名人專項打擊行動中,清查處理超過五萬個違規帳號的同時,也帶來了誤傷,發生了將正在直播的陳赫的帳號頭像重置的烏龍事件。

03 黑灰產也在不斷進化

打擊贗品的挑戰,只是短視頻平臺安全風控工作的冰山一角。

比起圖文內容,短視頻內容的審核、篩查難度更高,在傳統的機器審核、人工審核、用戶舉報的基礎上,平臺需要完善大量的機制,比如日常巡檢、主動攔截、專項打擊、跨平臺聯動打擊、用戶教育。

而灰產黑產也在不斷迭代進化。追逐利潤是灰黑產的本性,他們一方面不斷摸索尋找平臺策略的漏洞,一方面揣摩研究用戶的人性弱點(如假靳東事件中暴露出的中老年情感缺失現象)。

更極致的是,灰黑產同樣會重金招募技術、內容、產品等方面的人才來增強上述能力,與平臺對抗。

灰黑產以快速牟利為目的,通常利用自動化程序批量注冊甚至買賣帳號,通過技術手段發布帶有欺騙性質的內容。這些帳號,會持續變化,優化迭代手段與技術,利用各種方式繞過平臺的機器識別打擊策略,甚至實時對抗。常見的手段有:

  • 昵稱/個人介紹:以靳東為例,平臺會對與靳東、東弟弟等昵稱、個人資料相似的帳號進行識別打擊,黑產就會產生新的變種,比如“勒東”、“東東”。這不禁讓我們想起“康帥博”、“雷碧”,本質都是一樣的。
  • 頭像:粉絲和黑產都會用明星頭像作為帳號頭像。在平臺持續打擊過程中,為了進行對抗,黑產帳號會對頭像里的明星照片進行處理,如利用美圖軟件將真人照片漫畫處理,或者給照片戴上口罩、墨鏡等貼紙,逃避平臺打擊。
  • 視頻:對原始視頻進行二次處理,或重新配音,或加上特效,對抗平臺的識別打擊;

上述各種方式,黑產帳號會組合使用,與平臺進行對抗。比如昵稱可能與明星毫無關系,但是頭像、視頻內容會有關系,或者昵稱使用“東東”,頭像無關,但視頻內容相關。

至于揣摩用戶人性弱點這一塊,屬于“社會工程學”攻擊的范疇,這也是很古老的一種手藝,從街頭江湖騙局,到電信詐騙,到如今的網絡詐騙,無不體現犯罪團體對人性弱點的深刻揣摩和大量實踐,就不展開說了。

中老年人的分辨能力和自我保護能力,在網絡時代未必強于青少年。粗制濫造的“假靳東”內容在年輕人面前毫無殺傷力,但疊加情感攻擊后,確實命中了部分中老年人的弱點。這種場景已經遠遠超出平臺本身的干預范疇,而是一個社會問題了。

04 消除“假靳東”們的危害

在這種情況下,我認為有如下幾個方面,是短視頻平臺可以繼續加強的:

首先是強化自身在技術、人才、算力、數據方面的優勢,增強機器審核的效率和效果。以仿冒帳號和仿制內容為例,樣本容量的增加,可以不斷訓練審核算法,畢竟技術化自動化的審核效率遠遠高過人工。

其次,以運營手段隔離風險內容與易受害人群。對于分辨力相對較弱的青少年和中老年用戶群體,有相應的保護措施,避免其受到疑似灰黑產帳號和爭議內容的侵害。

以及,針對仿冒明星名人這一特定場景,加強與明星及其團隊的溝通協作,保持日常溝通。第一時間發現惡意行為,第一時間拿出相應解決方案,保護明星和粉絲的名譽、經濟利益。

#專欄作家#

判官,微信公眾號:判官老司機(ID:panguansays);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專欄作家,資深產品經理,知名科技媒體作者,領英產品專家委員會成員。擁有超過14年的產品、管理、創業經驗,曾就職于中電賽龍、中郵普泰、播思通訊、快手等多家業內優秀企業,現為北京帥醒科技有限公司創始人。

本文原創發布于人人都是產品經理,未經作者許可,禁止轉載。

題圖來自Unsplash,基于CC0協議

給作者打賞,鼓勵TA抓緊創作!
更多精彩內容,請關注人人都是產品經理微信公眾號或下載App
評論
評論請登錄
  1. 目前還沒評論,等你發揮!